JIEQI CMS > 科幻灵异 > 去天外 > 第十六章 百花杀

第十六章 百花杀

    方子写完了,人也全离开了。空空荡荡的明堂里,信天游懒洋洋斜靠太师椅,总算得闲啜了一口香茶。

    还好,是清茶。

    历史倒退,并没有恢复成真正的古代。否则,像魏晋南北朝时期把茶叶碾磨成粉末,加入姜蒜葱盐进行煎煮,口味重得实在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信天游觉得,那压根就不应该叫茶,而是介于菜汤与药汁之间的一种混合物。

    董仲、董淑敏率领管家和三名婀娜的侍女走入。

    三名侍女均手端托盘,上面覆盖鲜艳红绸。盘中的东西显然颇为沉重,她们的指节攥得有点儿发白了。

    当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董淑敏轻轻一跳上前,口里得意地哼着,夸张地扬臂揭开了红绸布。

    金光夺目,满室生辉。

    每个托盘上赫然出现了十锭金元宝,圆鼓鼓,金灿灿,亮闪闪,爱煞人了。一锭十两,十锭百两,三盘总计三百两。

    按照一金十银的比价,三百两黄金相当于三千两白银,可以在郡城购置一栋不错的大宅院,两三个小商铺。只要不花天酒地,普通人家能够舒舒服服用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出手确实阔气,对于堂堂的一郡之首却不算多,甚至有点儿寒酸。

    君不闻,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为治疗董夫人的病,十几年里郡守府累积花费的汤药钱,就远远不止这个数。

    但黄金存世极少,基本上不出现在流通中。郡守府收集所有,也堪堪才三百多两。如果用三千两白银替代,好大好沉的一堆,叫人怎么携带?

    灵石轻巧,比黄金还贵重。可惜那玩意属于修士专用,董府只有少量低劣货色。面对高深莫测的仙师,如何拿得出手?

    当今天下小国林立,割据一方,各铸各的铜钱。金银属于硬通货,“国际货币”。

    像银票、纸钞、信用凭证之类的金融工具,还没有出现。即使聪明人灵机一动发明了纸钞,缺乏统一稳固的政权保护,根本没办法推广。

    董郡守思来想去,再三询问了闺女后,还是觉得奉献黄金最合适。珠宝玉石古董什么的,人家未必喜欢。

    信天游端坐不动,问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董淑敏诧异地瞪大了眼睛,嚷道,诊金呀,你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董仲以为少年人面皮薄,含笑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一点点小意思,意思意思……信师高风亮节,悬壶济世,当然不求回报。不过,为救拙荆耗费了仙药,汤药钱董某还是要出的。”

    信天游摇摇头,道:

    “我那一滴药,把整座郡守府卖掉也换不了。你们将东西拿走吧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董仲忙道: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怎么行?如果被外人晓得,还不骂董某是白眼狼?信师,三百两黄金确实轻飘了,我府里还存放了些珠宝玉石古董……”

    董仲放下官架子,将“小仙师”毫无痕迹地改为“信师”。态度恭敬,话语里更是透露出一股子亲昵。

    至于“不要诊金”,鬼才信!

    小到俚俗人情,大到王位禅让,一个个争抢得头破血流。明明心中想得要命,嘴里却再三推辞,最后才好像不情不愿地收下。

    信天游不耐烦了,面孔一板,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听不明白吗?我说了不要,就不要!”

    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

    他不是什么君子,也确实缺钱,但有着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不搜寻溪千里的财宝,是嫌麻烦。临时变卦不收诊金,是因为董小姐把他当作了朋友。

    难道治疗朋友的母亲还收钱?

    董仲一怔,心想,这也不收,那也不收,难道看上了敏儿?不过瞅他俩言谈无忌,举止无邪,又不像有啥。

    董淑敏不清楚她爹会把简单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,爽快地问:

    “小天,你自己讲,该怎么谢才好?假如一点儿表示都没有,被我娘知道了,会骂得我绕梁三日。”

    信天游点点头,道,行,那就请我吃顿饭吧。

    吃一顿饭?太好办了。

    原本给薛神医一行准备了丰盛的午宴,菜谱食材都是现成的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众人来到宴客厅。

    信天游洗干净了双手,坚决不肯让董家父女陪伴,也不肯让仆佣侍候。

    董仲懵了。

    主人殷勤请客,客人却非要把主人从宴席上赶走,一个人留下来吃独食,这算哪门子风俗?

    董小姐冰雪聪明,立刻拉父亲离开,乱七八糟解释。

    “爹,你就甭管了。小天吃饭有点儿小讲究,小规矩。我路上刚遇到的时候,见他连咸鱼都不吃,咕咚咕咚猛喝蘑菇汤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对于信天游的古怪要求,董淑敏感同身受,特别理解。

    她经常参加贵妇名媛的宴会,为了保持娟娟淑女形象,只好面对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发呆,从来就没有吃饱过。那时候常恨恨地想,假如使个法术让所有人消失,自己可以痛痛快快地吃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解释,董仲自以为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个山野少年,能有什么穷讲究?无非吃相不好看罢了,当然不愿意被围观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“敏儿,你昨天清早去,今天中午回,好好跟爹说一说详情。捕快已经出发勘查现场了,我听赵甲的禀告里疑点非常多。你们在云山到底碰到了什么?一阵风为什么不携带手下,孤身死磕,不逃走?溪千里为什么要舍身一战?我瞧他平日挺圆滑的,不像一个慷慨壮烈人。你们又是在哪里遇到信师,他和一阵风照面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,董淑敏最怕父亲问这个,闻言一溜烟飞跑。

    “爹,我去看娘醒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宽大的八仙桌上,摆放了四盘凉菜四碟酌料,主菜还未上。

    信天游眼观鼻,鼻观心,进入冥想状态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出一根柱子,与水银温度计几乎一模一样。从下往上整整十个大刻度,每个大刻度里又包含十个小刻度,整整一百格。

    这便是“百花杀”修炼的能量进度柱,对应了修行十大境界,一百个小层次。

    柱子从下往上十个大刻度,对应修士的聚气,凝罡,通幽,开光、化丹、圣胎、出神、融体、渡劫、登天十大境界,即百花杀的杀气,杀罡,杀幽,杀光、杀丹、杀胎、杀神、杀体、杀劫、杀天十境。

    柱中的“水银”停留在第三大刻度第九层偏上处,意味着信天游目前是杀幽境第九层的巅峰,属于开光修士之下的无敌存在。
新书推荐: 盖世杀神 无限沉沦 麻衣祖师 大明莽夫 重生之悠然人生 混到半路 六宝联盟:团宠妈咪不好惹 七罪君主 城姬三国 我真的会召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