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EQI CMS > 科幻灵异 > 去天外 > 第二十二章 龙抬头

第二十二章 龙抬头

    二月二,龙抬头。

    阳气萌动,春雷炸响,一年的耕种由此开始。

    民间酿春酒,撒灰熏虫,相互赠送装满谷物瓜果种子的青布袋。朝廷举办各种宴会或者仪式,大王亲自下田,以劝农桑。

    天才麻麻亮,马翠花就被惊醒了。

    原来日出之前的卯时,也就是五点至七点间,许多人跑出门,面对着东方长吸一口气,长啸不已,这叫采龙气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“采龙气”的人停歇了,噼里啪啦的声响又传出来。左邻右舍用竹竿木棍敲打房梁木柱,以惊走蛇、蝎等毒虫。

    马空、马翠花、信天游住的是上等客栈,眼下不敢惊扰客人,呆会儿肯定也得敲。

    马姑娘迷迷糊糊,气得用被子捂住头。

    八点钟,父女俩洗漱完毕,用过早点,董淑敏带着丫鬟小香、小兰、护卫赵甲赶到了。

    马翠花见她一夜不见,人又漂亮许多,面孔白里透红,吹弹可破,不觉有些气馁。摸了摸自家的脸,感觉几颗痘子小了不少,窃喜不已。心想照这个速度,把灵石吸纳完毕,面庞也该光洁清爽了。

    她们约好一起逛街逛庙会,可一敲信天游的房门,无人应。再一问店小儿,说早出去了,留言不必等。

    董大小姐才不担心信天游的安全呢,谁能伤得了他呀,不伤别人就阿弥陀佛烧高香了。只是有点小遗憾,昨天叫裁缝赶制出的几套衣裳,不能在第一时间见到他换上了。想必穿上后,还蛮俊俏的。

    信天游六点多钟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身世内幕,越来越血腥,诡异,复杂,线索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昨夜里,“我有一瓢酒”总在脑海里盘旋。觉得有点印象,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,今天好歹查证一番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诗词,却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信使属于标准糙爷们,哪有耐心带孩子?信天游才几个月大就被丢进“梦枕”接受教育。也不怕婴幼儿的神经系统尚处于萌芽状态,从此人格分裂,变成神经病。

    在虚境里,信天游两岁上蒙学。

    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增广贤文》什么的……当时一一硬背了下来,根本不懂啥意思。

    后来接触唐诗宋词汉赋元曲,渐渐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比方说“杏花春雨江南”这句,到底美在何处?“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景,只影向谁去”,到底伤感到何种程度?

    无法量化,只能想象,他感觉比量子数学还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出门后,才发现起早了。

    书肆的开张总要比其它店铺迟许多,一般日上三竿了才会出现顾客。有大清早买菜的,可没有大清早买书的。

    信天游慢慢悠悠逛了逛,天光逐渐大亮。

    遥遥望见铁匠铺子前,两个人正在争执。一条赤膊大汉从板车上抓起一根东西朝街角一丢,轻蔑说道:

    “呸,一车废料锈成这个样子了,也值一两银子?瞧瞧,这根细铁条都他妈的锈得快没铁了,也敢拿来充数?”

    老汉慌不迭拱手,哀求道:

    “小老儿走村串乡,风吹雨淋,将近半年才积攒了这点东西,指望靠它度过饥荒。掌柜的行行好,六百文钱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当老子傻呀,两百文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文钱,唉……实在是再也不能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五十文……要不你就原路拖回去,老子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掌柜的,最少也得三百文钱呀。瞧瞧,这柄锄头虽然豁了口子,却实沉得很,锈也不厚,俺跑了好几个乡才找到。还有,这把破铡刀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,别耽误老子做生意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二百五就二百五。能不能给点碎银子,铜钿少一点?”

    “没银子,只有铜板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,要,要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官定一两银子兑换一千文铜钱,但银子携带方便,存量又少,在流通中往往可以抵一千一百文铜钱使用。

    老汉想占点小便宜,铁匠当然不会让他如意。

    当……

    啷啷啷……

    锈铁条撞到墙角石头上,滚了几滚,仿佛一条死鱼似的凄惨挺着。

    信天游的耳朵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一片混浊沉闷声响里,存在着一线极其清越的声音,久久不绝……

    那根废铁,不简单!

    他装作若无其事走过去,见铁匠与老汉都进了屋。当即弯腰捡起铁条,快步走到了巷弄口的拐角,停下来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黑黢黢的一根锈蚀不堪,中间一条浅浅的槽。扁扁的,两指多宽,约十七八厘米长,像极了南方江河中的刁子鱼。

    他越看越熟悉,又掂了掂分量,半晌之后猛然醒悟。

    靠,这不就是自己在虚境训练用的“狼牙”吗?

    狼牙是核战爆发前夕,顶级特种战士佩戴的短剑。采用高强度钛合金制作,论坚韧与锋利,达到了冷兵器巅峰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最后一批狼牙丧心病狂,在刃身内还隐藏了一把锋芒达到纳米级别的匕首。连金刚石都可以一劈两半,堪称无物不斩。

    据说,这批狼牙是为“完美战士”特制的,可惜核战争很快爆发了……

    信天游一直以为,除了虚境里的剑影,世界上并不存在狼牙。做梦都没有想到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高科技抛光镀铬处理的狼牙外刃锈蚀得不成样子,完全不像一柄短剑了。最锋利最精华的匕首却保留了下来,藏在厚厚的铁锈中。

    信天游攥紧铁条,体会着掌下的粗粝与刺痛,连身子都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他太需要一件神兵了。

    把铁条朝腰间一插,想想不放心,又掀开衣襟塞入怀里,快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老汉正唉声叹气拖着空板车,被迎面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刚才有一根废料被铁匠丢掉了,是在哪里收的?”

    老汉闻言,陪笑道:

    “实在记不清在哪里捡的了……哥子,是不是想打什么东西?下回俺弄到好铁,就给你送来。天杀的铁匠压价太狠,怎么也得给三百文钱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换了二百五十文吧。”

    信天游望向板车上的一个破包袱。

    一千钱为一贯,用皮绳串起来,俗称一吊,好大一堆。二百五十文钱就是二百五十个铜板,也不少了,盘在包袱里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老汉暗暗叫苦,今天诸事不宜,就不该出门。

    才被铁匠狠狠剁一刀,又撞到了一个打秋风的小地痞。如果不出点血,他一旦叫嚷,城狐社鼠全赶来,自己这把老骨头实在不够啃。

    于是,赶紧从怀里摸出了三枚油腻腻的铜板递过去,低声下气道:

    “哥子,俺请你吃早点……今儿龙抬头,庙会很热闹,不去看看?大早晨就碰到好几拨差役了,平时他们可起不了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切,拿差役来吓唬我?

    信天游暗觉好笑。

    接过铜板,故意举起一枚凑到眼前,大惊小怪道:

    “啊,居然是上古时代的铜钱。品相完好,一个可以换几十两银子呢。不行,我不能占这个便宜。”

    说完,摘下腰间的荷包朝老汉手里一塞,如飞而去。

    老汉听说过上古,这上古铜钱却是第一次听说。将信将疑解开荷包的系绳朝里面一瞧,差点惊叫。

    白光耀眼,赫然是两锭大元宝,五个小银锞子。

    老汉当街凌乱了一会儿,摸出一枚小锞子塞进嘴咬了咬,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把荷包揣进怀里,把板车拖到路边。小心翼翼掏出身上所有的铜板,一枚一枚对光细看。
新书推荐: 盖世杀神 无限沉沦 麻衣祖师 大明莽夫 重生之悠然人生 混到半路 六宝联盟:团宠妈咪不好惹 七罪君主 城姬三国 我真的会召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