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试探

    离开府邸,唐渊朝着飞云帮走去。

    自他们兄弟九人相继成年后,就都陆续搬离飞云帮驻地,各自开府,环绕飞云帮,呈拱卫状。

    飞云帮议事厅外,一中等身材,穿着紫色长袍男子笑眯眯朝着议事厅走来,身后跟着一名手下。当看到唐渊后,立刻敛去脸上笑容,急切走过来,忙问道:“老九,听说你被人偷袭重伤,伤势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唐渊的五哥严英。

    闻言,唐渊眯着眼认真看了严英一眼,两人之前好像还有点猫腻,这位五哥怕是巴不得他被干掉吧。

    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,唐渊一笑道:“多谢五哥关心,这点伤势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联袂朝着议事厅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他们都到议事厅了,我们也得快点赶去。”严英说道。

    唐渊点点头,又漫不经心问:“听说红月楼三天前来了位漂亮姑娘,一来就抢了花魁的位置,不知五哥可去瞧了瞧?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严英轻咦一声,神色不变,笑着道:“没想到老九也是性情中人,竟比我这花丛老手先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没去?”唐渊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严英品出了个中味道,停下脚步看着唐渊轻笑一声问道:“老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小弟很关心五哥三天前在哪里?”唐渊负手而立,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时,严英那名手下脸色微变,忍不住说道:“九爷此言何意,五爷一直担心您的伤势,没成想您竟然怀疑五爷,这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还未等唐渊说话,严英听到这番话,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唐九何人?眼里根本揉不得沙子,何况当面顶撞,连他都不敢正面对上这位九弟。想到这里,就准备呵斥手下。

    谁料,唐渊仅仅瞥了他一眼,左手从背后抬起,内力汹涌,衣袖鼓胀宛如钢铁,猛地朝着那名手下挥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那名手下正躬着身子,毫无防备之下整个人被砸在地面,忍不住喷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这一下,恐怕断了好几根肋骨。

    混元功作为华山九功之一,是正宗道门内功心法,比起前身修炼的功法不知好了多少倍,系统功法默认初始熟练度5%,就等于让他混元功入门。正因为如此,丹田内力几乎都变成了混元内力,比起过去凝实了何止一倍。

    若非唐渊不愿当场杀人,这名手下又岂止只是断几根肋骨,恐怕直接被打杀了。

    严英看的眼皮直跳,这唐老九何时变得如此厉害,怕是离后天九层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五哥说话,何时轮到你一个奴仆插嘴了,真是没规矩,今日我替五哥教教你规矩二字怎么写,免得以后坏了我飞云帮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唐渊看也不看那人,反而看向严英微微一笑道:“五哥,平时还得多教教府上人规矩,不然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“唐渊!”严英气的咬牙切齿,攥紧拳头,怒斥一声:“你还有没有将我这个五哥放在眼里,拿一个下人耍什么威风。”

    唐渊微笑以对,沉默不答。

    严英满脸阴沉,怒道:“唐九,你不用试探,那事与我无关,若再纠缠不休,我严英也不是泥捏的,哼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严英阴着脸,藏在衣袖中的手狠狠攥起来,一言不发走向议事厅。

    至于那名下人如何,谁关心呢?

    唐渊站在原地,看着严英怒气冲冲离开,心里却在思索他是佯装怒色还是心底坦荡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番举动,也是为了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哪怕将这名手下当众打杀,也不会有任何麻烦,最多因为驳了严英面子被老爷子训斥两句。如今他又是受害者,恐怕这顿训斥都免了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想起严英被驳了面子,连动手都不敢,唐渊不禁嗤笑一声,真是懦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唐渊踏进议事厅,严英站在堂中义愤填膺道:“义父,老九太目中无人,仗着修为当众打伤我府中下人,请义父严惩……”

    严英也就过过嘴瘾,他当然知道义父不会为了一个帮众惩罚唐渊,这个场子是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唐渊哂笑一声,走了进来,环视一周,目光铎铎。

    此时,唐渊几位兄弟皆在列,端坐主位那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是他的义父,飞云帮帮主娄元化,看起来似乎略显苍老。而他身后站着一位佝偻着身子,似乎比娄元化年纪还大,大家都称呼他为张伯,一直跟随在娄元化身边。

    眼看唐渊来了,严英暗叹一口气,哼了一声回到座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义父。”唐渊上前躬身一礼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伤势未愈,先坐吧。”娄元化面色温和。

    “是,多谢义父。”

    唐渊坐下来后,眯着眼睛肆意打量着其他几位兄弟。

    有人笑脸相迎、有人冷漠视之、有人怒目而视……表情不一。

    唐渊丝毫没有畏惧,他刚才在外面当众落严英面子,就是为了告诉众人,我唐九也不是好惹的,谁敢背后阴他,那就得承受他的怒火,哪怕是头老虎,他也得掰掉两颗牙。

    “老九,听说你夺了谢家三条街坊?”看似苍老的娄元化,声音却中气十足,眼中精光一闪看向唐渊问道。

    唐渊坦然道:“不错,那三条街坊掌控在谢昆那酒囊饭袋手中。谢昆与我对赌,输了三条街坊,白纸黑字,谢家也无法反驳,除非谢家连脸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娄元化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,反而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见状,众人脸色各异。

    “老九,将三条街坊归还谢家吧。”娄元化叹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唐渊眉头一皱,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之色,反而平静道:“义父,不知是何道理,难道我飞云帮还会惧怕谢家不成?况且此次伤我之人必有谢家,还望义父明察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八大世家,陈郡谢氏,我们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娄元化一声叹息,宛如平地惊雷,在小小的议事厅内炸响。

    除了少数几人还算平静,其余人都是神色剧变,严英更是指着唐渊怒道:“老九,看看你干的好事,这下惹了陈郡谢氏,看你怎么收场?”

    “嘭!”娄元化将桌子拍的震天响,瞪了严英一眼,怒斥一声,“别人还没来找麻烦,你们先自乱阵脚,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严英悻悻坐了下来,面色不太好看。
新书推荐: 盖世杀神 无限沉沦 麻衣祖师 大明莽夫 重生之悠然人生 混到半路 六宝联盟:团宠妈咪不好惹 七罪君主 城姬三国 我真的会召唤